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拜登会延续特朗普联印抗中路线吗?美媒:他别无选择

帕特里克·孟迪斯:拜登政府会延续前任的联印抗中路线吗?

近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刊载美国前任政府高官帕特里克·孟迪斯撰写的本文,评论美印关系走向。在文章中,孟迪斯概述了特朗普政府是如何诱使印度剥去了其“不结盟”的面具,与美国一道对抗中国,这为我们了解美印关系及分析其走向提供了一个窗口。观察者网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帕特里克·孟迪斯]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理念使印度与美国的整体印太战略永远绑定在了一起。印度总理莫迪与特朗普独特的气味相投导致了一个关键的地缘战略谋划出现——向崛起中的躁动中国发起挑战。

当选总统乔·拜登选择了印度裔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做自己的竞选伙伴,这绝非巧合。但是,即使有哈里斯做副总统,拜登政府在对抗中国时仍需努力克服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观和特朗普的白人福音派本土主义。

特朗普政府并不重视国内外的人权和少数民族权利问题。然而,他的福音派政府仍然携手澳大利亚和日本去推行印太战略,利用印度去平衡中国。与对台政策一样,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别无选择,只能沿用特朗普的对印政策继续抗衡中国,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和科技冷战中出现的全球供应链重组这一问题上。

布置舞台

为了给美印关系奠定长久基础,特朗普总统于2020年10月下旬派遣其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前往新德里。非常引人注目的是特朗普政府决定派遣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同时访问印度。这次访问发生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几天,正值新冠疫情期间,那时连这个世界最强大和最庞大的两大民主国家都还没有控制住疫情,这无疑凸显出特朗普政府对美印接触的重视。

这是蓬佩奥作为国务卿第四次访问印度,也是在更宏观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框架下美印2+2部长级对话范畴内的第三次访印。他最近的这次访问意义重大,因为这是蓬佩奥在国防部长埃斯珀的陪同下,与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和国防部长拉贾纳特•辛格举行的计划内会晤。

美印2+2部长级对话

美印与澳大利亚、日本同是四国集团成员,美国和印度现在签署了四项基本协定中的最后一项,即《地理空间和情报合作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ECA)》,以巩固两国的双边军事关系,获取极为精确的地理空间数据、高端国防技术以及与军事有关的机密卫星数据。在此协定之外,还有其它三项协定与其一道构成了美印防务合作框架的基础:

-2002年《军事信息安全总协定(GSOMIA)》

-2016年《后勤交换协议备忘录(LEMOA)》

-2018年《通信兼容与安全协议(COMCASA)》

《地理空间和情报合作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ECA)》将对印度极为重要,因为在2020年6月,印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拉达克地区有争议的喜马拉雅山加尔万河谷发生了造成伤亡的边界冲突,此前两军还在印度-中国-不丹三国交界的洞朗山谷对峙过。根据协议,美国军方除了与印度分享地理空间情报外,还将向其提供先进的导航和航空设备,以阻止中国侵入印度声称拥有主权的领土。

在一项包罗万象的军事协议下,印度与四国集团更加牢固的绑定在了一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此加以抗议,他将四国建立“印太北约”的企图定性为一种回归冷战的战略。然而在2018年,王毅并没有重视四国机制和印太(而不是亚太)联盟,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哗众取宠的想法”,会“像海水泡沫一样烟消云散”。(观察者网注:王毅回答记者提问的原文是“这个世界上,各种话题层出不穷、花样翻新,就像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浪花,一时引人耳目,转瞬归于平寂。”本文作者的翻译并不贴切。)尽管如此,但有证据表明,一个类似北约的印太新联盟已经出现,这主要是因为近期中印两军在喜马拉雅山拉达克地区发生的对峙。

北京的战略误判

在喜马拉雅山附近发生的边境冲突中,有20名印度士兵死亡,还有具体数字不详的中国士兵伤亡,这是自1975年以来在两国边境首次发生有记录的伤亡事件。作为报复,莫迪政府禁用了包括微信和TikTok在内的100多个中国应用程序,而印度本应成为这些应用程序的最大海外市场。中印两国关系在1988年取得突破性进展,此后两国无视边境争端,在经贸、文化联系方面取得了一定发展,而印度政府现在这一做法就使两国前功尽弃。特朗普政府能在中美爆发贸易战和技术战之际拉拢到印度这样一个自愿上钩的盟友,这真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

近年来,美印两国密切协作,在军事、经济和外交领域加强了双边合作,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随着两国在2008年签署《美印民用核合作条约》,这种双边合作开始加速发展。经过十多年的谈判,美印两国在2020年签署《地理空间和情报合作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ECA)》,该协定使两国得以共享卫星和地图数据以提高两国的导弹和无人机精度,并更好地监视中国及其“全天候盟友”巴基斯坦。在美国国会的一致支持下,谈判时间最长的《地理空间和情报合作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ECA)》成为美印四项军事协议中的最后一份,这些协议将加强两国的军事合作关系以支持四国集团在印度洋和其它地区开展活动。

蓬佩奥在新德里举行的2+2部长级对话中没有明说美印结盟的主要目的是抵消中国的影响力,“我们今天有很多事情要讨论:我们要开展抗疫合作,对抗中国共产党对安全和自由的威胁,促进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从他的基督教福音派视角观察,无神论中国已不再是房间里的大象,而是基督教美国的敌人——这是跟北京撕破了脸。尽管特朗普政府的核心价值观——民族主义式的白人至上主义也驱使该政府批评中国侵犯人权,但它却有意识地忽视了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对克什米尔穆斯林的虐待以及发生在美国国内的对拉美裔和穆斯林移民的人权侵犯事件等。

对冲拜登因素

不管这些价值观和协议具有怎样的重要性,仍有一些与时机相关的问题需要问。为什么特朗普总统在总统大选前几天才派出国家安全高级官员,而且是在他可能落选的情况下?为什么印度没有遵循“观望”策略,等到美国大选结果确定无疑后再采取行动?

蓬佩奥此次访问的地缘政治背景说明,限定美国的对印和对华态度——以确保无论谁执政美国都必须延续这种态度,是一项长期战略。就像特朗普将保守派法官任命进美国最高法院以作为其永久遗产一样,很明显,无论拜登总统意图如何,特朗普发动的对华贸易战和科技战都将不可避免和不可逆转。四国机制和印太战略这样的举措证实,拜登政府将别无选择,只能在经济和政治领域继续与中国对抗,甚至孤立中国或与中国进行可能的脱钩。

在国内主流政治观点看来,蓬佩奥此次访问印度不过是再次在总统竞选中利用“中国威胁论”和反华情绪来取悦他们未来几年的选民基础。从谴责传播“中国病毒”到将中国描述成经济强盗,特朗普一直试图动员其支持者并转移民众对其抗疫不力的指责。他的长期政治遗产——约7400万选民基础(投票给当选总统乔·拜登的人数为8100万)表明特朗普风格的美国政治观点不会止步于美国的东西两洋。在“从他的忠实支持者那里筹集了大量资金”后,特朗普的后总统任期将为其提供“巨大的灵活性”,借助保守福音派选民之力和从军工联合体中获得的飞来横财(特朗普的政策使得军工联合体可以军售给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台湾、印度和其它地区)去促进自己的成功,从而实现他的雄心壮志并利用其外交政策为己谋利。

尽管如此,当选总统拜登肯定要欢迎印度总理莫迪标志性的熊抱,这是莫迪“个人外交”的象征,也体现了发展中双边关系的互利本质。

再见了,不结盟的屁话

随着与美国结成新的军事同盟,印度终于剥去了它“不结盟”的面具,这是其自1947年独立以来一直名义上奉行的外交政策。在冷战时期,这个所谓的“不结盟”政策被认为是可以使印度游刃有余地周旋于美苏之间。然而,最近的边境紧张局势和中国越来越大胆地试图干涉印度内政使得新德里不可能再保留这张中立的画皮。随着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计划在2021年1月访问印度,以期将七国集团转变为增加了澳大利亚、韩国和印度的民主十国(D-10),这一新的民主联盟将为拜登政府带头打击独裁政权和挑战中国铺平道路。

然而,与国务卿蓬佩奥和其他公开称中国为敌人的特朗普政府官员相比,印度领导人的言辞似乎仍要克制得多。尽管苏杰生和辛格都没有直言不讳,但印度政府的反华动机却已昭然若揭,虽然近些年中印两国也合作了一些软实力项目。

印度似乎已经准备好通过创建一个国际联盟来确保本国喜马拉雅山边界的安全,这是印度在独立后首次公开加入一个旨在保护其边界的军事联盟。毫无疑问,一个类似北约的亚洲民主国家“意愿联盟”或一个全球性的十国集团将对印度次大陆和美国的印太战略产生深远影响。

为了制衡一个日益独断专行的中国,拜登总统必须突破特朗普政府构想的印度政策,支持美国自由民主的基本价值观。通过在世界舞台上弘扬这一价值观,拜登至少会作为一位真正的美国总统而名垂青史,他重新确立了美国“山巅之城”的叙事以垂范它国。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沙体育app_手机版下载 » 拜登会延续特朗普联印抗中路线吗?美媒:他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