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母公司破产、研究院“关门” 倒在春天前的众泰汽车

母公司破产、研究院“关门” 65亿小镇项目搁浅 倒在春天前的众泰汽车

本报记者/刘媛媛/金华报道

“母公司都倒闭了,现在在重整,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在浙江金华永康市,提起众泰汽车无人不知,作为当地的龙头企业,从“中华神车”到跌落神坛,令人唏嘘不已。

陈敏(化名)是永康市一名汽车行业从业者,其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众泰汽车受到母公司铁牛集团破产影响而“命悬一线”的消息公布于2020年底,但实际上,在这之前的几年时间里,众泰汽车就曾多次传出破产的消息,永康市政府屡次施以援手。“2019年,众泰汽车就曾获得各大银行授予的30亿元贷款,但由于债务窟窿过大,还是救不回来。”

连日来,记者在实地走访过程中发现,众泰汽车位于永康市的生产工厂已基本处于停工状态,仅少数员工在正常上班。而除了汽车业务之外,众泰集团在当地还参与了多个房地产项目,其中总投资65.5亿元的众泰小镇,曾被永康市列为重点打造的新型生态小镇项目,如今也因资金链断裂而烂尾,原本的售楼中心已被设置为“债权申报处”。

针对众泰汽车目前经营、债务、重组等问题,记者分别致电致函众泰集团以及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众泰”,000980.SZ)方面。集团方面表示,相关问题需由上市公司方面来回答,而*ST众泰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则称,公司后续将以邮件形式回复,不接受其他形式的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与此同时,记者还联系到永康市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问题待核实后作出回应。

巨额债务疑云

资料显示,*ST众泰是以汽车整车研发、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在浙江、湖南、湖北、山东、重庆等地都布局了整车生产基地。其母公司铁牛集团最早成立于1992年,主营业务包括汽车整车制造销售、电子电器、房地产开发及投资经营等。天眼查数据显示,当前铁牛集团为*ST众泰第一大股东,持有其38.78%的股份。

2020年12月23日,ST众泰发布公告称,铁牛集团由于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且无继续经营的能力,缺乏挽救可能性,已被永康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被宣告破产。

不仅母公司被宣告破产,稍早前,公司全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被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权,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被申请破产清算。公司全资三级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杭州益维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亦均被永康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控股公司和子公司都破产了,众泰汽车恐怕也撑不了多久,750亿元债务要拿什么来还?”当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铁牛集团外债高达750亿元,因此没有投资人愿意接手,众泰汽车已几乎陷入绝境。

另一位知情人士江磊(化名)同样向记者报出了“750亿元”这一债务数字。记者查询发现,在此之前,也曾有内部知情人士爆料,称众泰汽车一方面是母公司铁牛集团欠债750亿元,另一方面是拖欠员工薪资、供应商货款,想利用破产清算抹去债务。

不过,“750亿元债务”未在铁牛集团及*ST众泰的财报中有所体现。从*ST众泰的财务数据上看,2019年,*ST众泰净亏损111.90亿元,同比下降1498.98%,这意味着众泰汽车平均每天亏损超3000万元,在整个中国汽车历史上都非常罕见。到了2020年,*ST众泰的状况未有好转,前三季度净亏损15.6亿元,同比下降105.67%。

铁牛集团方面,2019年亏损达到124.76亿元,其中归母净亏损金额为59.83亿元。截至2019年末,铁牛集团总资产367.47亿元,负债322.78亿元,净资产只有44.6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8%。

记者就此联系众泰集团方面求证,相关负责人未作出回应。随后记者又拨打了永康市市委宣传部电话,截至发稿,未获得进一步回应。

业务处于“休克状态”

*ST众泰在公告中强调,公司与铁牛集团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目前主要业务处于停产状态,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而实际上,众泰汽车的日常经营已经“千疮百孔”,藏在巨额债务背后的,是众泰汽车员工、经销商、供货商的“血泪”。

“你要找谁?联系他本人来接才行,我们系统内目前没有办法查询,因为很多员工都离职了。”1月5日,当记者来到众泰汽车工厂总部,安保人员表示,目前工厂内已有很多员工离职,仅少数职能部门员工还在正常上班。

另一位安保人员则将记者误认为了前来讨债的经销商,直言:“我也很能理解你们,谁都不容易,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

安保人员的反应并不奇怪,此前,众泰汽车曾多次爆发员工讨薪、经销商维权风波。员工方面,根据媒体报道,自2019年10月起,众泰汽车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拖欠工资人数近4000人。同时,社保也从2019年11月起开始停止缴纳。2020年4月,因拖欠工资多月,78名员工在杭州钱塘新区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服务中心维权。

到了2020年11月27日,众泰汽车人力资源部直接下发了放假文件,自2020年11月30日起,研究总院全体员工放假,返岗人员和时间待定。不过,记者环绕众泰汽车工厂发现,目前该公司不止研究院放假,工厂内部大部分车间都处于停工状态,部分安装到一半的车架安静地悬挂在半空中。

一位原众泰汽车市场部员工向记者表示:“我也是2020年7月从众泰汽车离职的,具体原因不方便多说,现在已返回老家工作,公司具体情况如何已不太清楚。”

经销商方面,2019年8月,100多位君马汽车(众泰集团发布的独立运营的汽车品牌)经销商集结于众泰汽车总部维权;2020年6月,约30家众泰汽车经销商来到众泰汽车总部进行维权。

天眼查显示,截至1月14日,*ST众泰司法风险达197项,在诉案件大部分为合同纠纷,原告包括经销商、供货商等。仅2020年,该公司董事长金浙勇就3次被下达限制消费令。

不务正业造车“圈地”

众泰汽车走到如今这一步,不少人将矛头指向了公司的“不务正业”。

“众泰在永康有多个房地产项目,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众泰汽车小镇,以造车的名义低价圈地。”江磊告诉记者,由于众泰汽车资金问题爆发,现小镇项目已基本处于烂尾状态,能否重启就看有没有新的开发商愿意接盘。

公开资料显示,众泰小镇规划总占地面积3.1平方公里,总投资65.5亿元,这一规模在浙江省都比较罕见。永康市政府寄希望于将众泰小镇打造成一个融宜居、宜商、宜业为一体的新型生态小镇,其中包括汽车智造区、汽车研学区、无人驾驶汽车体验区、汽车文化旅游区、小镇高端住宅、小镇拓展区等。

然而,当记者驱车来到位于永康市区东北部的众泰小镇所在地时,看到的只有建设到一半停工的住宅楼,以及满地的枯草和污水沟。其中,原名为卓诚·都市外滩的住宅项目售楼处已被改置为“债权申报处”,大门上张贴着铁牛集团、众泰汽车股份、卓诚兆业等公司的债券申报联系方式。

现场仅留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卓诚兆业与众泰汽车同属铁牛集团,受到资金短缺影响,都市外滩楼盘已不再对外出售,目前众泰汽车小镇正在等待在新的投资方接手。“这边正在等新的房地产商进来继续开发,但必须要把之前的债务关系处理好,才有新的开发商愿意接手,律师每天都在这里处理。”

除了众泰汽车小镇之外,记者了解到,众泰多年前还曾在永康市开发过一个别墅区,但由于不合标准未能通过验收,如今也已荒置。有观点认为,众泰在房地产上的亏损,很可能是铁牛集团高额债务的重要来源。

不过,在内忧外患之下,众泰汽车还是出现了一丝生机。1月11日,*ST众泰连发11条公告,其中有两条提到,公司拟对募集资金投资项目进行终止,同时将节余募集资金16.16亿元用于永久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公司招募投资人有了新进展,在报名截止期满后,有多家意向投资人前来就参与预重整/重整事宜进行沟通。

“众泰汽车最大的问题就是自主研发投入不足,并且这家企业在主业上也不专心,房地产行业投资大热之时就砸了很多钱炒房地产,包括在内蒙古、湖北黄石等都有圈地,这导致它没有专心抓住汽车行业腾飞时期的机会。”在汽车分析师张翔看来,众泰汽车缺乏有竞争力的核心技术,并不算是一个优质资源,即使未来能够重组成功,也很难再回到自主主流阵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沙体育app_手机版下载 » 母公司破产、研究院“关门” 倒在春天前的众泰汽车